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大哥喝冰阔落

首页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你胜人间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七零年代万元户 某某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高攀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穿书] 放肆[娱乐圈] 这题超纲了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大哥喝冰阔落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全文阅读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txt下载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不想爆红第四十九天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在吃瓜网友的高呼中, 时栀粉丝后援会晒出了整个饼干的原貌,可以看到饼干有一面印上了时栀的样子。

很精美。

这个饼干粉丝本来是想让时栀收藏的,但是她们做梦都没有想到, 时栀居然会吃了……吃了。

时栀公主,你怎么肥四!

时栀很迷茫, 她其实也看到自己的样子了,当时还在想大家挺有心的。

不过饼干不是用来吃, 还是用来干什么的。

基本上大半个饼干已经进了时栀肚子,现在被时栀啃得, 只剩下残缺的“身子”,以及她的“头”。

真吃了。

“……”

时栀看着那块饼干,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突然肚子有点不舒服。

她给自己粉丝后援会留言, “应该可以吃是吧,有人类不能吸收的物质?”

如果有的话,她现在就得赶紧找医生了。

粉丝后援会回复时栀:没有人类不可吸收的物资。

打印头像的也是可食用。

要是真的论起来,也是能吃的。

时栀松了口气:能吃就行。

她肚子也瞬间不疼了。

网友们没想到还能蹲到这样的后续, 继时栀在把印着自己的饼干吃了之后, 一本正经的评价饼干的味道, 粉丝后援会告诉她,那本来不是让她吃的, 她还出来询问了。

能不能吃, 给个准话。

隔着屏幕,大家仿佛都能感受到时栀前一秒眉头一皱, 大事不妙, 后一秒松了口气的模样。

“哈哈哈, 时大爷太有意思了, 今日快乐源泉get√。”

“饼干本来就是吃的,不能吃那还叫什么饼干!(狗头)”

“所以大家下次可不可以给我们的时栀公主安排上咸口,时栀公主都说太甜了。(狗头)”

时栀粉丝后援会也很会玩,立刻表示,安排!

下次是咸口大饼干。

时栀并不知道自己提出来的建议被采纳了,后面还有咸口大饼干在等待着她,她缓了缓,消化了一下,觉得饼干还是不能浪费。

毕竟是粉丝的一片心意,反正可以吃,于是又把印着她脑袋的饼干也吃光了,足足喝了三杯水,才把那股齁劲儿给压下去。

她暂时,应该不会再想吃甜点了。

……

泉哥跟时栀打商量,“XX影业有个聚会,你要不要去看看,也算是扩展一下人脉,万一有用呢。”

时栀,“多半没用。”

泉哥:瞎说什么大实话。

他也没有报太大期望,其实圈内的聚会不少,时栀一向不感兴趣,除了剧组聚餐外,基本上都推掉了,泉哥也就是随口问问。

不过时栀捕捉到了一个点,她叫住了泉哥,“你说他们聚会在什么地方?”

某高档ktv。

时栀:KTV里欣赏男模……不,吃果盘,可以实现了?

左右时栀也没有别的事情,又对那个KTV感兴趣,虽然她只要给管家提一嘴,管家极大概率会把整个KTV盘下来让时栀玩,但那就没意思了。

花别人的钱,蹭吃蹭喝快乐加倍。

时栀改口了,“我去,什么时间?”

时栀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并没有骂人的意思。”

泉哥也没想到时栀居然会因为一个KTV答应去参加聚会,不过她能愿意参加参加总是好的,要是有合适时栀拍的剧,也算过去混个面熟。

时栀也没有收拾,她是去欣赏男模的,要收拾……不也得对方收拾?

助理已经快要笑疯了,时姐逻辑也太强了,说的非常对!

而且时姐就算随便穿穿都是好看的,仙女披着麻袋都漂亮。

因为时栀领头带歪,导致大家都没有把泉哥本来扩宽人脉什么当回事儿,注意力都被男模……不,果盘跟吸引了,倒是一个个的都很轻松。

走,见识世面去!

……

KTV不愧是高档KTV,装潢的富丽堂皇,里面也摆着各种小吃。

那边特地选了一个大包厢,时栀抵达的时候不少人已经在里面了,她本来还是挺兴致勃勃的。

不过跟时栀想象中的帅哥美女聚会一堂,还有唱歌好听的妹妹唱歌,最起码也应该是安妮那个级别不同。

现场是有男模,却是塑料脸,时栀对整容没有意见,但她觉得多少还得需要点审美。

小助理就悄悄跟时栀哔哔,“他下巴尖的可以搞刺杀了。”

时栀点头,表示生动又形象。

她不太想欣赏男模了,她晕刀。

至于唱歌好听的妹妹就更没有了,话筒全部被几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人霸占,霸占就霸占,唱的好也就算了,关键是特难听。

时栀,“……”

她是谁,她在哪儿,她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时栀听着有人喊他们,什么总,什么总,可能是攥局的影视公司的高层。

上了年纪的中年男人唱的难听,还特别自信,不停的问别人怎么样,要掌声。

等他们喝了点儿酒,更是油腻,眼神都开始飘了,起哄着让现场的女演员表演才艺,敬酒。

时栀团队的人一直在时栀旁边,看到这个情况都忍不住皱起了眉,虽然圈子里更过分的场景他们也不是没听过,但直面油腻男,还是犯恶心。

泉哥骂了句脏话。

“这几个人不是他们公司有实权的,打着那边的旗号出来,让大家陪他们玩呢。”

时栀说的没错,想要通过这场合扩开人脉,确实几率渺茫,还有可能会遇到跑调油腻男,现场人多,他们也不敢玩大的,不过光是视线,还有擦边开腔,就已经让人不适了,连泉哥这个大老爷们都已经坐立不安。

泉哥给时栀道,“咱们走吧。”

见情况不对,直接开溜。

他才刚刚起身,就被那边喊着让大家表演助兴的中年男人给捕捉到了,别人叫他刘总。

刘总挺着大啤酒肚,对时栀她们喊。

“时栀,这是得走了啊?”

因为他这一喊,全场的目光都把时栀锁定。

刘总还在继续说,“那么急着走干嘛,跟大家多聊聊,相逢就是缘,交个朋友嘛,时栀要不要也来表演个节目?”

“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是不是不给面子?”

团队的人把时栀护住,几个年轻力壮的男性已经做好那个刘总冲过来,把人拦着的准备了,泉哥出来打圆场。

“不好意思啊刘总。”

“我们家时栀,临时有点急事儿,要去拍摄,你们先玩,下次一定,下次一定。”没有下次了。

时栀他们要走,刘总虽然不情愿,但也拦不住他们。

泉哥觉得妥当了,松了一口气,给时栀使眼神。

走,懂?

时栀:懂。

然后她起身,却不是朝着门的方向走去,她扬起笑容,“刘总也说了,相逢就是缘,我就这样走开了,确实不合适。”

几个中年男人先是一愣,然后都笑了。

刘总还对泉哥讲,“你看看,你家艺人比你会来事儿多了。”

泉哥跟团队的人都很着急。

时栀这是在干什么,跟这群人还讲什么礼数不礼数,她本来也不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啊。

刘总问时栀,“栀栀要做什么呢?”

他已经把时栀的称呼改成了亲昵的栀栀。

时栀面色不改,“唱首歌吧,唱首歌再走。”

其余人张罗着给时栀找话筒,还有人屁颠颠的要给时栀点歌,“唱什么?”

时栀开口丢下三个字,“《大悲咒》。”

“一首《大悲咒》送给来自不同地方的朋友,祝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

刘总:???

唱啥?

《大悲咒》?

时栀问刘总,“没有是吗?”

“没有也没关系,我手机里有。”

于是时栀打开音乐,拿着话筒开始跟着唱,自备BGM。

原本还带着些许不正风气的包厢里,迅速的被《大悲咒》充盈,大家仿佛经历了心灵的洗涤。

顶漂亮的女明星,开口就是《大悲咒》,只让人想对她说——

师父,别唱了,别唱了!悟了悟了!

几个中年油腻男面如菜色,多少有点尴尬。

时栀团队的人那颗悬起来的心总算落下了。

时姐,不愧是时姐!

他们就说时姐怎么会突然给这些油腻男面子,原来是想整他们啊,确定过眼神,是时姐的风格。

太魔鬼了!

时栀唱的很投入很动情,刘总试图鼓掌打断她,时栀朝着他做出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让她唱,不可以打断她。

她还真的唱了一大堆,团队的人一会儿看看尽情表演的时栀,一会儿看看痛苦面具的中年男。

时姐的上才艺,果然不一般。

时栀唱的尽兴才结束,包厢大部分听完这首歌的人都觉得内心平和,就差原地出家了,不过中年油腻男也确实挺抗造。

听完一曲《大悲咒》刘总还缠着要跟时栀喝杯酒。

时栀:喝酒是吗?

可以啊。

……

刘总一边给时栀倒酒,一边问,“栀栀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啊?”典型的没话找话说。

试图拉近跟时栀之间的关系。

时栀,“就爱听听《大悲咒》,再唱唱什么的。”

刘总手一哆嗦,差点把酒给洒出来,“……”为什么还有大悲咒,他真的不想听到那三个字了。

“挺好挺好。”敷衍点头。

“那除了这个呢?”

时栀也没有犹豫,“研究男人自信学。”

团队的人小声交流,“还有这门学问?”

当然有的。

时栀对面前的刘总说,“您在这一学问上,肯定是大师级别吧。”

自信爆棚,明明就是一大土豆,非以为自己是支花儿。

唱的都是啥玩意儿,是谁给他的自信。

哦,是他自己。

时栀这番话语气诚恳,表情真挚,还竖起了大拇指,仿佛真心实意的在夸奖刘总。

如果不听具体内容的话。

时栀,“刘总,你也不要藏着掖着,可以交流一下经验。”

刘总也听出来时栀在内涵他,一时间脸色更难看了,就连旁边一起的董事会同僚也在笑话他。

刘总还是对时栀有别的想法,压着怒火。

“栀栀,可真会开玩笑,我哪里会那玩意儿,没有研究过。”

时栀露出惊讶的表情,鼓掌,“那刘总,您这是自学成才,天赋也太高了!”

刘总,“……”

半个房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神特么的自学成才天赋高。

刘总旁边的几个什么总也在笑,时栀也并没有忘记(放过)他们,“周总,何总,也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无差别狙击。

“……”

刘总给时栀说,“来喝酒……”

他拿着酒杯,深情款款,“今天看到栀栀,让我想到了一首诗。”

中年油腻男的通病,撩妹还要赋诗一首。

时栀:请开始你的表演。

刘总摆好架势,“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

“那人却在地中海深处。”

这话是时栀接上的。

她盯着刘总头顶秃掉的一大块头发,感慨,“您平时是怎么进行头部保暖的。”

这头皮跟着他也是倒了霉,都没有点儿植被了,得多冷。

时栀还进行了规劝,“相逢即是缘,我才多说几句,刘总您也说了,把我当朋友,那朋友就要说真话……喝酒造作的时候想想自己的脂肪肝,胆固醇跟血压。”

都是差一脚就快步入ICU的人了,还闹腾什么闹腾呢。

刘总之前张嘴闭口都是时栀不把他当朋友,时栀现在把他当朋友了,刘总却不高兴了。

“不是还要拍摄吗,别耽误了。”

时栀,“倒也不是那么急,还能再聊会儿。”

泉哥现在也不急了,看热闹呢,附和着时栀的话。

刘总把时栀直接送出了包厢。

时栀不急,他急。

明明在不久之前,刘总恨不得往时栀的身上贴,现在他只想离时栀远远地,能多远就多远。

他讨厌《大悲咒》,也讨厌时栀。

……

“时姐,大悲咒,绝了!”

当大家从包厢里出来后,立刻彩虹屁安排上了。

其实也不算彩虹屁,绝,是真的绝。

把人看的一愣愣的,时姐专门往人肺上戳。

时栀表示小场面,“好听是吧。”

宣传,“好听到哭。”

唯一有点发愁的就是经纪人,泉哥知道时栀这次又是把人给得罪的死死的,

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时栀得罪人还少吗,又是饮料商,又是电视台的,那几个没有实权的影视公司老总,也没有什么用。

这么一想,泉哥居然得到了安慰。

问题不大。

他们还在走廊里,打算离开,时栀是彻底的对男模失望了,这里质量太差,她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然后时栀就看到不远处有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脚步踉跄的朝着她们这边走来。

时栀注视着对方,感慨,“这是什么新型舞步?”

第一次见。

不过很快,时栀发现不对劲儿,那个男的目光牢牢地锁定她,并且也确实走向了她,他还朝着时栀张开了手臂。

时栀:战略性闪避后退。

“碰瓷儿?”

搞清楚点,只有她碰瓷别人的时候,没有别人碰瓷她的时候。

扶住西装男的是团队里的壮汉司机,他本来是想把男人架住,然后突然猝不及防发出一阵哀嚎,对时栀控诉到。

“时姐,他摸我!”

壮汉司机被男人碰了一下手臂,有瞬间的委屈。

西装革履男人也是吓了一跳,丢开壮男胳膊,嘴上还吐槽,“什么玩意儿,扎手!”

扎手的是壮汉司机手臂上茁壮的汗毛。

时栀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太过分了!”

她要给司机找回场子来,于是时栀对西装革履男人道。

“你这样很不好,得给钱。”

司机:?

泉哥:?

西装革履男:?

时栀还在继续,“听到没,碰一次两万……成不?”

时栀问向壮汉司机。

这个价格满意吗,她还要问问当事人的意见,不满意她再拔高一点儿,当然如果司机真的不愿意和解,那就算了。

司机先是一愣,然后疯狂点头。

愿意,这可太愿意了!不用两万,两百就可以,不就是碰碰手臂吗,他可以!

司机甚至想要跟时栀五五分成。

他现在去碰对方,是不是也可以多拿几个两万?

西装革履男已经不敢让时栀司机扶了,他学会自力更生,扶着墙,抬起一张宛如刀削一般的俊脸,然后挣扎的看向了时栀方向,憋出了一个字,“热……”

时栀:???

她当然不会用刀削脸来形容别人,主要是脑海中突然开始填充剧情,有用的信息没有多少,现在全部都是刀削脸,宛如雕塑,上帝创造的宠儿。

时栀看对方状态确实不太好,皮肤泛着红,于是商量着,“需要我给你要盆凉水吗?”

降降温什么的。

面对疑似病号,时栀还是很有耐心的,也没躲着他了,温声劝说,“还好你遇到了我们,否则你就没事了。”

旁边助理补充,“时姐,你是不是说错了。”

时栀:是的,她说顺嘴了,带入反派角色了。

改口就行,“还好你遇到了我们,否则你就有事儿了。”

西装革履男,现在变成了刀削脸男,愣了一下,他已经在思考是不是要远离这群奇怪的人了。

但也使不上力气,说话却利索了不少,被吓得。

他朝着时栀开口。

“帮帮我,我被人算计了,酒里有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

时栀脑子里也有奇怪的东西——

【楚霸天猛地拉住女人的手腕,把她带进了口口,他低下头对女人哑声道,“对不起,我要口口。”】

【黑夜仿佛一头猛兽,口口里的两个人一起口口,忘记时间。】

口口口。

……

后面还有更多,时栀满脑子都是。

请你不要到处扣扣……

她都可以唱出来了。

还有一个广告词,我要0泡,我要O泡……

她现在基本上已经接受了完整信息,面前的人叫楚霸天,是这本娱乐圈爽文的原文男主,一位条件很优越的霸总。

作为一个无线爽文,男主有的东西他都有,就是也不知道这么聪明的他为什么还是会被恶毒女配算计。

在发觉不对之后,楚霸天同学推开了那扇门,冲了出来,遇到了爽文女主,然后开始天雷勾地火,省略所有过程迅速进行到最后环节。

扶着墙的是楚霸天同学,他现在喝了奇怪的东西,爽文女主站在走廊里。

时栀,“……”

哦,她现在才想起来,这里面还有她的戏份啊,她好像就是那个爽文女主。

时栀觉得这个情节就离谱。

为什么霸总身边连个人都没有,保镖,保镖去哪儿了?

她现在跟团队的人待在一起,不远处也有保镖在暗中跟着呢。

还有,恶毒女配为什么没有冲出来,她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难道只是为了当男女主之间的工具人?

不过那位女配,确实做得不对,违法了。

时栀安抚楚霸天,“已经了解情况了,我们会帮你。”

转头对身边的泉哥道,“120,110,都叫起来吧。”

120送这位中招的霸总去接受治疗,白衣天使们绝对靠谱;110帮他报警,女配那么做还是不对的,得接受法律的制裁。

泉哥通过楚霸天的只言片语,以及他的表现,也能猜出里面有隐情,听完时栀的话之后,他就立刻拨打了两个电话。

来的都很快,楚霸天被抬上了担架。

时栀觉得隐形的红领巾更亮了,她还顺便跟团队的男生,男人们开展思想教育。

“都看到了吗?”

“不要以为自己是男人,就觉得没有危险,这个世道什么人,什么事儿都有,外面的饮料,酒,就别乱喝了……”

大家也是心有余悸。

看到了,听到了,也学习到了。

今天时栀小团队人脉什么的没有扩宽,倒是当场经过实例,增强了安全知识。

……

楚霸天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懵,不过作为霸总,时灵时不灵的自制力还是让他询问了助理一系列的事情。

给他动手脚的是他身边新招聘的小秘书,履历很漂亮,头脑看起来也挺聪明,却干出糊涂事儿,野心太大,把她也毁了。

现在已经被送进去了,一切走法律。

楚霸天心情复杂,让助理把当天送他进医院的医护人员找来。

小护士问楚霸天,“楚先生,您找我?”

楚霸天,“给我打120那个人,有没有说什么?”

小护士,“有。”

还真有。

楚霸天屏息等待。

小护士学着时栀的口气,“男孩子,出门在外也要注意安全啊。”

楚霸天,“……”

小护士表示,还没完,继续模仿,“不要问我的名字,问就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

因为跟12点抽奖时间冲突,为了让大家能抽到,这章给推迟了十分钟,应该已经抽完了吧?大家手气怎么样~

晚上围脖抽那三百块,抓紧机会快去转!

……

继续大力求营~养~液,我又掉下去了QWQ

投了的妹子依旧留言,来大哥这里换小红包

喜欢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请大家收藏:(m.dushuw.net)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无敌升级王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 敛财人生[综]. 桃运天王 天唐锦绣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永恒圣帝 稳住别浪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放肆[娱乐圈] 最强弃少 寒门祸害 丹武至尊 武神空间 掠天记 麻衣神算子 重生之星空巨蚊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 凌霄之上 重生之我真是富三代
经典收藏 默读 重回九零 灵异片演员app[无限]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 不二之臣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重生影后有空间 超级大神 嫁给霍医生 许你万丈光芒好 魔鬼的体温 放肆[娱乐圈] 一座城,在等你 我是女炮灰[快穿] 八零神医小娇媳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恰似寒光遇骄阳 嚣张 从前满 我行让我上[电竞]
最近更新 他从地狱里来 重生大佬美又飒 贵女相师:裴神,请克制! 退休救世主返聘日常 重生六零我成了反派大佬 非宠不可:傲娇医妻别反抗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大庭叶藏的穿越 重生八五:团宠小福宝 登塔我是最强的 甜妻入怀,顾少心尖宠 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女配 影帝偏要住我家 逞骄 团宠妹妹六岁半 天生女主命[快穿] 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大哥喝冰阔落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txt下载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最新章节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